<strike id="djr33"></strike>

              <address id="djr33"></address>

                  <address id="djr33"><nobr id="djr33"><meter id="djr33"></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djr33"><listing id="djr33"><meter id="djr33"></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djr33"><nobr id="djr33"><nobr id="djr33"></nobr></nobr></address>

                      <form id="djr33"><form id="djr33"><nobr id="djr33"></nobr></form></form>

                        首 頁網站建設軟件開發綜合項目新聞資訊招商招聘關于捷星聯系我們
                        • 服務電話
                        • 13935597219
                          15935516365
                        • 長治微信公眾平臺開發
                        長治市捷星網絡: 新聞資訊 行業新聞

                        東方甄選沖突由來:失衡的關系、不同的目標

                        作者:管理員 日期:2023-12-28 【正文字號:

                        “火山爆發會帶來兩個結果,一個是破壞性的,甚至會帶來毀滅;一個是建設性的。” 一年半前,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在接受采訪時這樣評價東方甄選的爆火。

                        2022 年的 6 月,原本是新東方一名普通老師的董宇輝用英語賣牛排、用自己的方臉類比方鍋的視頻在網絡上廣為傳播,僅一個月內,東方甄選的抖音粉絲從一百萬迅速漲到兩千萬,股價一度翻倍。

                        如果沒有這場爆火,東方甄選可能繼續以每天上百萬元的銷售額,緩慢、平穩地完成 CEO 最開始定下的三年目標:第一年 2 億、第二年 10 億、第三年 30 億元銷售額,將母公司新東方在線逐漸從行業泥潭中拉出來,包括董宇輝在內的主播們每月拿著固定工資,繼續扮演鏡頭前可被替代的銷售員主播的角色。

                        董宇輝爆火之后的一年,這家公司從營收 8.9 億元增長到 45 億元,很難有人能在駕駛一駕超音速飛機的同時,完美地修好飛機的輪子。

                        主播和管理層的關系開始失衡,一個牽涉到錢、權分配的 “終極之問” 擺在東方甄選面前:在一家用直播來賣貨的公司,到底是頭部主播,還是管理層創造了最大的利益?

                        從謙尋(薇婭)、交個朋友(羅永浩)、辛選(辛巴)等頭部直播電商機構的故事來看,這似乎是個不需回答的問題,它們的頭部主播參與創立公司,且作為公司的大股東拿走了五成左右甚至更高的收益。

                        東方甄選的特殊性在于,它的創始人、操盤手、頭部主播分別是三個人 —— 俞敏洪負責戰略方向,CEO 孫東旭管理公司運營,董宇輝負責在鏡頭前賣貨。

                        當三人的影響力發生變化,利益分配的矛盾開始激化,隱藏的管理問題外化,風波必然會發生。

                        俞敏洪與孫東旭:堆柴火的人

                        對模特轉型的薇婭和專柜銷售員轉型的李佳琦來說,2016 年剛興起的直播電商或許是他們最好的機會。而對 2021 年的俞敏洪來說,直播賣貨和賣學習機、賣兒童素質課程一樣,只是 “雙減” 后的其中一個轉型方向。

                        至于為什么選擇賣農產品,俞敏洪在 2022 年 3 月接受采訪時說,這源于兩年前一次帶貨嘗試:受甘肅武威的一位領導之托,俞敏洪錄了一段推銷哈密瓜的視頻,因為擔心賣不出去,還發動了不少新東方的人去買,沒想到一小時賣出去了 8000 箱,當時他就意識到這是個重大的商業機會。

                        2020 年正是 K12 在線教育行業融資最瘋狂的一年,一年的融資額是過去十年的總和,這一年也是新東方上市 14 年以來市值的最高點 —— 310 億美元,一年后,新東方市值跌得只剩零頭。

                        環境的變化,讓俞敏洪意識到跟著國家趨勢走、符合國家利益,新東方這艘大船才能行駛得穩當。“‘雙減’ 之后,一舉一動都被領導們看著,我必須考慮上面怎么看。” 俞敏洪去年在接受采訪時說。

                        當時的超級頭部主播中,沒人主打賣農產品 —— 美妝護膚抽傭超過四成、服飾抽傭超過兩成,農產品行業的抽成雖然也有兩成,但運輸時效要求高、品質不可控,這導致農產品的售后服務更復雜,有限的直播時間里,相比美妝和服飾,頭部主播們沒有道理優先賣農產品。

                        早期團隊對戰略方向搖擺時,俞敏洪是最堅定的那個人。

                        2022 年 5 月,團隊測算,按照當時 50 萬人次左右的觀看量,如果賣手機或者化妝品,一場直播就能賣出 100 萬 - 300 萬元的銷售額,如果只賣農產品,銷售額大概只有小幾十萬元。在俞敏洪不知情的情況下,主播們開始賣化妝品。

                        俞敏洪發現后,立馬把孫東旭叫到了辦公室,“臭罵了一頓”,他十分嚴肅地重申了紅線:在平臺起來以前,只允許賣農產品,“每年虧一個億都可以,但一定要沿著戰略走。”

                        直到今年 12 月,東方甄選農產品占總銷售額仍超過 80%。

                        俞敏洪定下了直播間的大方向后,孫東旭定下了三個大原則:不收坑位費;農產品只收平均百分之十幾的傭金(行業平均水平為 20%);不收大量樣品。

                        此前,薇婭、李佳琦的坑位費為 15 萬 - 25 萬元,辛巴坑位費超過 50 萬,即使直播時銷售額不及坑位費,這筆錢也不會退還給商家,但更多時候,商家想交坑位費也排不上。“這三個人的直播間,上了就是發財,回報至少有 3 倍。” 一位前頭部直播機構人士說。

                        即使不收坑位費,東方甄選的直播間在早期也少有人問津:2021 年 12 月 28 日首場直播之后的 5 個月里,直播間一天銷售額從幾萬元緩慢爬升到 50 萬元,傭金甚至都不能支付公司 50 人的工資和辦公室租金。

                        那段時間,俞敏洪幾乎每天都要給孫東旭發消息問,“今天進展怎么樣?”

                        團隊陷入迷茫、人心渙散時,孫東旭是那個抗住壓力的人。

                        “雙減” 后,新東方在線一年內裁員超過一萬人,這里曾是孫東旭職業的高點 —— 2007 年從南開大學計算機專業畢業后,他就加入了新東方,5 年成為合肥校區校長,2 年將西安分校業績從零增長做到 60% 的增速,使其成為全國排名第三的分校,2019 年,34 歲的孫東旭出任新東方在線 CEO,這是他加入新東方的第 12 年。

                        孫東旭任西安校長期間,董宇輝是該校的高三英語教研組組長。2019 年,董宇輝帶著一箱臘牛肉,從西安來北京投奔孫東旭,成為了新東方在線的英語老師。

                        “雙減” 后,董宇輝和許多老師一樣,“喪失了意義感”,準備離開,和人事談完離職,他找到自己的老領導孫東旭告別。

                        根據孫東旭事后的說法,他直接罵了董宇輝一頓:“唧唧歪歪的,你就辭職躺平,天天沉浸在你那點小傷感里邊,你這還是個男人嗎?” 董宇輝邊聽邊哭。

                        孫東旭后來在接受品牌營銷媒體《案例》采訪時說,“當時可以短暫地安撫他,但更應該鞭策他,就像《士兵突擊》里邊,長官教導士兵。”

                        兩人聊到深夜,人事已經下班,董宇輝的那份離職協議上沒來得及簽上字,這位后來的頭部主播就這樣留了下來。

                        第一天直播時,俞敏洪告訴團隊,自己給不少朋友打了招呼,讓他們在自己首播時支持,于是團隊當晚定下了 1.5 億元的銷售額目標,沒想到直播了四個多小時才賣出 500 多萬元,一箱 15 顆蘋果賣 128 元,俞敏洪自己下播后都說 “太貴”。

                        從第二天開始,每場直播孫東旭都會在直播間旁觀,他為選品定下了 “健康、美味、高性價比” 三個原則,即使后來因生病做手術休息了一個月,孫東旭依然在線上遠程指揮直播間。

                        一位東方甄選中層稱,俞敏洪把控大方向,孫東旭是實際做經營和管理的人。

                        2022 年初,有不少自稱懂供應鏈、懂直播的人找到孫東旭,勸他找供應鏈外包,或是找 MCN 機構代運營,但他都一一拒絕,“如果一開始就沒在各個環節堅持(自己做),其實是在消耗品牌,出了事誰負責?”

                        為了盡快熟悉供應鏈,孫東旭跟著農業專家、企業家四處考察,有一次早晨四點多開車去天津,第二天凌晨兩點他又去考察農田、稻米研究所、倉庫,一天轉戰五六個地方。

                        到 2022 年 4 月,情況慢慢開始好轉,東方甄選直播間的日銷售額第一次突破了百萬元。主播們一邊用英語介紹產品,一邊插科打諢、唱歌彈琴的風格基本穩定下來,直播時間也從早期的 4 個小時延長到了 15 個小時。

                        那個月,李佳琦正被封控在上海家中,商家們的樣品很難送進來,李佳琦只能將每天的直播時長從 6 - 7 個小時壓縮到一半,每場直播上架商品數從 100 個壓縮到 60 - 80 個;此時,羅永浩要淡出交個朋友直播間,投入新創業項目的消息傳出;薇婭則在 2021 年 12 月就因稅務問題停播。

                        頭部主播的直播間坑位越來越少,這個時候,商家們終于開始注意到 0 坑位費,低傭金的東方甄選。

                        也是從這個月開始,在孫東旭主導下,東方甄選開始推出大米、玉米、橄欖油等自營品,并計劃一年內推出上百種自營商品。這時候孫東旭已經明確了東方甄選的定位 —— 做一家國民消費品牌公司,而非一家依賴主播的 MCN 機構。

                        俞敏洪把控公司大方向,孫東旭管理公司具體事務,他們是堆柴火的兩個人;在當時,董宇輝只是一位不參與業績分成、沒有投票權的主播,但他憑借著優秀的口才、獨特的人格魅力,在這堆柴火上扔了一根火柴,讓這把火燒了起來。

                        柴火上助燃的稻草,也是管理層鋪上的。今年 5 月孫東旭在一場全員會議上說,去年 6 月 8 日,俞敏洪與抖音一位高層喝酒談天,希望抖音能分配給東方甄選的賬號更多流量,而非他自己的個人賬號。

                        或許是湊巧,第二天,東方甄選火了。確切得說,東方甄選的董宇輝火了。

                        董宇輝:在想要售貨員的地方成長為超級主播

                        和大多數出圈的 IP 一樣,董宇輝身上有著獨特的記憶點:“方臉老師”“文化主播”。

                        賣大米時,他會談起歷史,“大概在一萬年前,新月濕地,就是現在的兩河流域和埃及,幼發拉底與底格里斯這里,人類馴化了小麥。”

                        賣鰣魚時,他說這是最優雅最浪漫的魚、被網抓的時候不會逃跑,因為害怕自己的鱗會掉,所以坦然接受命運。

                        能在現場金句頻出、引經據典,來自董宇輝強大的知識儲備,也來自他的勤奮、認真。這些充滿詩意的表達,是董宇輝提前像備課一樣圍繞產品準備的,而直播間現場的提詞器上只有產品的基礎信息。

                        爆火之后,董宇輝逐漸積累起了自己的個人粉絲,目前其抖音賬號已有 2347 萬粉絲。今年 5 月,董宇輝直播時的觀看人次比其他主播高出 42.5%,達 1013 萬人次;銷售額均值高出 59.8%,達 2046 萬元。

                        因為影響力擴大,董宇輝得到了東方甄選給予的特殊待遇:他不必和其他主播一起常規排班,可以自己選擇每周直播的時間;公司的保安隊長在每次出外景時都會跟在他身邊,充當他的個人保鏢;員工們被叮囑不要找他簽名,釘釘上也搜不到他,他被保護了起來。

                        但從孫東旭確定東方甄選要做一家國民消費品牌公司,而非一家 MCN 公司開始,這一定位就決定了主播只是員工,而非明星。

                        孫東旭在去年 6 月的一次采訪中說,“火了以后,(董宇輝)就開始有想法,要不要做小偶像?我要做的就是戳穿他,戳穿他就是保護他。” 他希望等熱度冷靜下來后,粉絲能把對主播的好感轉移到東方甄選的產品上,這能讓公司走得更遠。

                        爆火后的一年,董宇輝拒絕了十幾個價值總計超千萬元的商務、代言,原因是 “錢掙的太多就不想吃苦了。”《晚點 LatePost》了解到,公司禁止包括董宇輝在內的所有主播用個人賬號接代言和商務合作,也不允許個人開直播賣貨,所有主播也不被允許建立個人粉絲群。

                        受到更多關注后,主播們開始收到粉絲們寄來的花束,他們會開心地發朋友圈、抖音,孫東旭發現后立即叫停,認為這可能引起主播相互之間的比較,讓大家變得浮躁。

                        目前公司 1000 多人中,自營產品的產品團隊占比一半。剪輯、直播間運營、導演等支持團隊都為東方甄選、東方甄選美麗生活等幾個直播間配備,而非為某個主播配備。

                        這是做 “號” 而非做 “人” 的配置。

                        一位謙尋前員工稱, 2021 年底薇婭停播前,服務薇婭直播間的 1100 人中,負責為薇婭運營各平臺賬號的新媒體團隊、包括導演、編劇、編導等在內的導演組、推廣團隊總共近 300 人,和負責謙尋整體招商、供應鏈的人數基本相當。

                        在做 “號” 與做 “人” 的不同邏輯下,利益分配機制也不同。

                        一位曾在多家頭部直播電商機構工作的人士稱,頭部主播會拿走機構直播收益的一半甚至更多,董宇輝是頭部主播中唯一一位分成低于該比例的。

                        據東方甄選 2023 財年報,除高管之外,公司員工年度最高薪酬約 3000 萬元,假設這位員工就是董宇輝,按照東方甄選該財年 21.2 億元的直播收入、10% 的傭金計算,3000 萬元也只是傭金收入的 14%。

                        董宇輝可能還有一部分收入來自股權分成。今年 4 月,除去俞敏洪、孫東旭、CFO 尹強這三位高管,公司向 151 名員工共同分配 2535.9 萬份股份獎勵,按照分派當日股價算,總價值約 7.35 億港元,不過這些股份都需要在三年后才能變現。

                        不過,董宇輝承擔的責任也沒有其他機構的超頭主播那么重。

                        李佳琦有多年化妝品專柜銷售經驗,他清楚美妝品牌的價格底線,會直接參與談價;他也能憑 “產品經理” 的直覺,對花西子的產品提出諸多意見,讓品牌和自己綁定更深;辛有志作為辛選董事長則直接管理公司,公司旗下直播間、供應鏈等業務重大決策都需要他參與討論、決定。

                        在東方甄選,招商、選品、自營產品都有各自團隊負責,主播只是主播,不需要負責其他環節。

                        從第一天直播開始,東方甄選就沒有準備打造特定某一位主播。董宇輝、yoyo、頓頓、明明等主播此前的身份都是新東方老師,東方甄選不在聚光燈下的半年多里,他們每天輪班直播 15 個小時,每人直播 2 - 3 小時。這是行業確認的一個事實:播的時間越長、上的商品越多,銷售額就更好。

                        去年 6 月爆火時,東方甄選僅有 10 位主播,到今年 12 月,已有 50 位主播。目前東方甄選已經在抖音上開通了美麗生活、自營產品、看世界等 6 個矩陣號。

                        這也是所有頭部直播電商機構的做法,做矩陣號既是為了抓住不同時間段、不同人群的流量,也是為了降低運營單個賬號的風險。

                        李佳琦在去年經歷停播、復播以后,去年 “雙十一”“雙十二” 期間,美腕 “所有女生”“所有女生的衣櫥” 先后上線,李佳琦的直播時間也從原來的每天 5 - 6 小時縮短到 3 - 4 小時,其余時間都是助播在介紹產品。

                        謙尋去年上線了 “蜜蜂三社”,為吸引更多的人群做了全品類,運營一年多,“蜜蜂驚喜社” 擁有近千萬關注者,已經位列新一批淘寶直播間的頭部。

                        不過,這些新賬號都難以復制自家超頭主播的成績。

                        運營一年多,美腕的兩個直播間關注者各有兩三百萬人,“所有女生” 每天下午累計觀看量大約在 200 萬人,在淘寶直播中只能算是個中腰部主播。

                        根據第三方數據監測平臺新播場,2021 年,薇婭夫婦創辦的謙尋是唯一一家 GMV 超過 500 億元的直播公司,薇婭一人就貢獻了其中的三分之二,剩余由公司其他主播共同貢獻。2022 年,薇婭停播后,謙尋的年銷售額縮水 8 倍,掉到 60 多億元。

                        一位前頭部直播機構中層認為,直播電商的核心依然是 “人、貨、場”,而人始終是 “1”,其他要素是跟在后面的 “0”,好的貨品、服務能讓直播間錦上添花,但如果沒有關鍵的人,難以扭轉乾坤。

                        他認為,超級頭部對直播機構的作用就像網紅店對商場的作用,消費者是沖著網紅店打卡來到這家商場,順便逛街看電影吃飯 —— 粉絲也是沖著頭部主播來到直播間,順便看看其他助播。

                        一位接近東方甄選人士稱,董宇輝在去年 6 月最高峰期間,貢獻的銷售額是總額的一半,目前僅占總額約 10%。東方甄選去年 8 月上線獨立 app,一年后在淘寶開通賬號,目前它的抖音主直播間只占總銷售額的 1/3。

                        截至今年 5 月 31 日的 2023 財年, 東方甄選實現了 100 億元銷售額,其中自營產品占比超 25%。

                        風平浪靜時,東方甄選期待能逃脫直播電商行業的馬太效應,靠產品而非特定主播做著更可持續的生意。

                        風波過后:是線上山姆,還是另一個直播 MCN?

                        讓平衡徹底被打破的輿論風暴,開始于 12 月 5 日。

                        一位視頻文案員工在 “東方甄選吉林行” 視頻下評論,稱文案出自團隊,而非董宇輝一人,接下來 5 天,網友和這名員工就 “視頻文案是誰寫的” 反復拉扯,董宇輝在直播中稱小編 “胡回復”,再次激起官方賬號的反擊。董宇輝隨后向孫東旭提出不參與 11 日的直播,得到了后者同意。

                        一位東方甄選人士透露,孫東旭此時擔心事情會往不可控的方向發展,因為一些媒體開始評論稱 “飯圈文化正在反噬東方甄選”,而 “飯圈文化” 背后的網絡戾氣正是國家整治的重點之一。

                        12 日,從不寫稿的他準備了發言稿,批評了文案員工不專業,董宇輝也不應該因為情緒影響既定直播安排,并反思了自己的管理問題;公開稱董宇輝的薪酬不止網上傳的幾千萬,并表明了自己反對飯圈化的態度。

                        正是這場講話,徹底引爆了輿論,粉絲們認為是自己支持才有東方甄選的今天,卻被指責是飯圈。11 日到 15 日,東方甄選市值蒸發超過 30 億元。

                        洶涌的輿論超出所有人預料,俞敏洪必須要做出決斷了。

                        16 日,東方甄選宣布免去孫東旭 CEO 和執行董事職位,董事長俞敏洪兼任 CEO。兩天后,董宇輝被任命為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文化助理,兼任新東方文旅集團副總裁,并宣布將成立個人工作室 —— 至此,這場風波才算對網友有了一個交待。

                        白云之外直播咨詢創始人喬伊認為,孫東旭作為一名管理者,建設供應鏈、做外景直播、做私域應用、轉入淘寶這幾張牌都打得很對,但最后這一段略帶情緒的表達出錯了,員工矛盾問題本可以在內部溝通清楚,而不必公開。

                        孫東旭卸任的同一天,俞敏洪在直播中對網友稱,這是一個由管理問題累積產生的漏洞。

                        實現 100 億元交易額,東方甄選在所有頭部直播電商機構中耗時最短,只用了一年半?深惐鹊氖,美腕用了 6 年,謙尋、辛選用了 3 年,三只羊創立兩年后,今年預計銷售額達到 150 億元。

                        但在快速發展中,基層員工的情緒被忽略了。

                        一位曾在頭部互聯網公司工作過的東方甄選員工覺得意外,公司內部不寫日報、周報,幾個月都不開一次會,領導有問題直接在群里問。此次風波后,公司內部也沒有任何信件、會議溝通,“好像什么都沒發生一樣。”

                        基層員工的離職率也較高,一位幾個月前加入的前員工說,自己所在的 15 人小組一天就離職了 4 人。半年間,小組員工基本都換了一遍,但新東方背景的中層始終穩定,這也讓一些員工覺得晉升空間有限。

                        一位入職半年就離開的員工說,加入前人事稱每兩個月團隊就會述職,評選晉升或是加薪,但他等了半年也沒參加過一場述職會。

                        為了做好自營品,孫東旭調用了全公司一半的人,組成 4 個自營產品團隊相互賽馬,今年其中一個團隊已經因業績不好被解散。剩下三個團隊也并未按照品類劃分邊界,所有團隊都可以做同一個品,找供應商定產品,最后找孫東旭匯報,由他決定選擇哪種方案。

                        一位員工推測,產品團隊不像傳統零售企業劃分明確的邊界,可能是為了激發大家活力,盡快找到下一個爆品 —— 直播電商只需賣少數爆品就能創造巨大銷售額,不必像貨架電商一樣滿足用戶大多數的搜索需求。但這也會導致部門之間彼此封閉信息、缺少溝通、內卷嚴重。

                        東方甄選過去一年爆火后工作量陡然增加,員工們忙得連軸轉,每天工作超過 10 小時。

                        去年底,除高管外的 151 名員工共同分配了 2535.9 萬份股份獎勵,但大多數基層員工并沒有拿到豐厚的年終獎,一些人拿到了 1 - 2 個月薪資作為年終獎,一些人更少。作為過年福利,一部分自營商品、商家寄來的樣品和用戶退貨商品被轉發給了員工。

                        很難有人能在駕駛一架超音速飛機的同時,完美地修好飛機可能存在風險的輪子,但不修好,就很可能在飛機降落時出現巨大危機。作為上市公司的東方甄選,一舉一動都被公眾關注,相較尚未上市的幾家直播電商機構,面臨著更多來自資本市場的壓力。

                        這次風波帶來最直接的影響是,粉絲、股民們用腳投票,4 天內掉粉 300 萬、市值蒸發 30 億,遠超出東方甄選管理層、分析師們的意料,他們意識到原來頭部主播對甄選的影響如此之大。

                        他們原以為董宇輝只占公司總銷售額 10% 左右,又有美麗生活、看世界等多個矩陣號,公司能夠逐漸擺脫頭部效應,成為一家更有想象力的消費品公司。

                        一位分析師認為,此次風波暴露出公司內仍有諸多管理問題未解決,這可能會讓一些外資更加謹慎。

                        12 月 18 日,董宇輝宣布將成立個人工作室,東方甄選股價大漲 21.9%,此后一路下跌,截止 12 月 27 日已經跌去 15%。東方甄選目前的市值相比 12 月 8 日減少約 20%,即 60 億港幣。

                        短期來看,東方甄選仍會保持慣性,繼續以孫東旭此前定下的三個定位走 —— 為國民甄選好物的直播帶貨平臺、農產品科技公司、文化傳播公司,前兩者都是以產品為核心,后者是文化旅游業務。

                        自營產品仍會是東方甄選的最大特色。孫東旭最常對自營團隊提起的學習對象就是山姆,希望團隊能做出山姆自營水平的產品。

                        東方甄選沒有山姆一年 660 億元的營收,這意味著它很難用規模撬動頭部供應商,讓他們給足夠低的價格;同樣是動物奶油的瑞士卷,東方優選自營 5.5 元 / 片,山姆僅 3.7 元 / 片;它也很難做出引領行業的新品,東方甄選沒有市場調研部門,確定做什么新品取決于京東、山姆、盒馬什么商品賣得火。

                        不過,東方甄選有一個線下渠道品牌都沒有的優勢 —— 一位頗具人格魅力、深受一二線中產人士喜愛的頭部主播。

                        長期看來,當董宇輝或者其他主播的個人直播間影響力擴大,主播們的個人話語權提升,自己也參與分成、決定選品后,還愿意在直播間內給自營品最多坑位嗎?自營品一定是同類商品里品質、性價比最高、能給直播間帶來最多收入的嗎?主播個人的短期收入與公司長期戰略發展或許多少會有沖突。

                        一位前頭部主播機構中層認為,現在給董宇輝做個人直播間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間,應該在爆火階段就把個人 IP 的影響力做到最大,董宇輝原本有潛力成為薇婭、李佳琦這樣的超級頭部主播。

                        2022 年下半年,東方甄選完成了 48 億元銷售額,今年下半年的目標和去年差不多,50 億元,同比只增長 4%。一位行業人士稱,今年美腕、辛選在去年超 600 億交易的基礎上仍有 20%-30% 的增幅。

                        第三方數據庫電數寶預計,今年直播電商行業同比增長將達到 30.44%。相較去年 42% 的增幅已經有所放緩。

                        今年一季度,東方甄選月均銷售額跌出 2000 萬元,月均觀看人次跌破千萬,低于去年下半年水平,即使是董宇輝開播,也難回巔峰水平。

                        不過,如果加上東方甄選自營 App 的銷售額,今年二三季度月均銷售額仍超過了 2000 萬元。

                        做一家以產品為核心的消費公司,還是以主播為核心的 MCN 公司,或是兩者的結合體?對創立之初的東方甄選來說答案十分明確,但這場風波過后,有了更多不確定。


                        返回


                        友情鏈接長治做網站哪家好長治網站建設長治好的網絡公司長治軟件OA定制開發網站SEO優化長治網頁設計長治ASP、JSP空間長治建站價格
                            長治裝潢公司長治房地產長治網絡運營長治電腦城長治婚紗攝影長治婚慶慶典長治旅游風景區長治政府機構網站長治網絡營銷
                        網站軟件服務電話:139 3559 7219   159 3551 6365
                        在線支持QQ 客服:83494 8173   技術:35295 9444
                        All CopyRights2011-2016 捷星網絡 jxwl.org cz-net.cn 
                        地址:長治市東大街與延安中路十字路口東南100米 晉ICP備18003335號 

                        久久久久久精品国产电影|亚洲AV永久无码精品男同|国产欧美日韩精品网红剧情演绎|国产第一页久久精品丝袜不卡|
                        <strike id="djr33"></strike>

                                    <address id="djr33"></address>

                                        <address id="djr33"><nobr id="djr33"><meter id="djr33"></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djr33"><listing id="djr33"><meter id="djr33"></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djr33"><nobr id="djr33"><nobr id="djr33"></nobr></nobr></address>

                                            <form id="djr33"><form id="djr33"><nobr id="djr33"></nobr></form></form>